那個 金鱗豈是池中物-123.一百二十三章以身相許



一百二十三章以身相許

侯龍濤的體格可以說是非常強健了,倘若連他都有點兒犯迷糊的話,又嬌又嫩的女孩兒沒昏過去就算不錯了。

其實玉倩已經是完全的神智不清了,是非對錯、原則立場在她頭腦裡消失了,女性特有的矜持也沒有了,她現在心中只有剛才高潮時動人的快感,一直在體內將她燒得燥熱難耐的火焰在那陣美妙的眩暈中得到了必然的釋放。

玉倩剛剛輕鬆了兩秒鐘,就又開始發悶,男人的手指還在她的陰道中活動著,雖然速度和力量都有所減弱,但她的小嫩穴也比剛才要更敏感了,同樣是摳得她渾身發顫,虛汗越出越多。

她再也忍耐不住了,她的身體需要交媾,她的身體渴求男性粗壯陽具的安慰,絕對面對的是本身心愛的男人,有什麼關係呢?

玉倩雙手杓住心上人的後脖梗兒,把本身的上身拽了起來,屁股一抬,使陰道擺脫了手指的糾纏,跨跪到他的大腿上,伸手扶住直挺挺的肉棒就往本身下身粉紅色的小裂縫兒裡捅。

心愛的俏姑娘上身,就算是在清醒的時候,侯龍濤都不會有絲毫拒絕之意的,更別提是在情欲高漲又被蒸得發悶的時候了。

他緊摟住女孩兒的楊柳細腰,右手用力的攢著她的細?臀肉,嘴裡咬著佈滿香汗的乳房,任她擺弄本身的大雞巴。

但這怎麼說也是玉倩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她對於如何對付這根巨大的肉棒一竅兒不通,阿誰圓大的蘑菇狀肉冠一點兒也不聽話,每每在本身柔膩的粉紅色陰唇上一碰,就調皮的滑開了。

她快要急出火了,狠狠用指甲掐了一下兒包皮,體腔內空虛,胸中憋悶,那種感覺可真是比死還難受。

哎呦!侯龍濤疼得大叫了一聲,一股怨氣勃然而發,平時打打罵罵的也還說得過去,這種時候怎麼還是沒輕沒重的呢,你幹什…他剛吼了半句就說不下去了,因為參觀了女孩兒水汪汪的雙眸中有亮晶晶的淚花在滾動,怎麼了?

它…它不聽話…玉倩的模樣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相同,淒悽楚楚的,讓人看了就心疼的要命。

侯龍濤是不會推卸自己的責任的,他把臀部向前挪了一點兒,扶住自己的陰莖,用龜頭兒在女孩兒的屄縫兒中前後滑了兩下兒,一旦感覺到了小穴的隱隱吸力,立刻把她的身子向下壓,先讓龜頭兒慢慢的擠進了她的體內,然後雙手掐住她的纖腰,用力往下一按,同時自己的屁股猛的向上一挺,如同燒紅了的鐵棍一般的陽具撐開了緊密的膣肉,直抵子宮頸口兒,發出一聲慘烈的噗哧聲。

啊!玉倩淒利的尖叫了起來,其中也夾雜著無比的充實、快樂和期望,雖然她就是被這根兒大雞巴開的苞兒,可那已經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兒了,並且那時候它也沒現在這麼粗長,突然的這麼一下兒,還是有點兒挺難消受的。

但比起疼痛,玉倩得到了更多的快感,身體被完全充滿的感覺真是奇妙,她第一次嘗到就深深愛上了這種淫行。

她雙手勾著男人的頸項,上身挺的筆直,也顧不得什麼害羞了,隨著自己原始本能的召喚,開始上下顛蕩,使陰道內的蜜肉套弄著陽具,汩汩的愛之汁液從兩人結合的地方不休濺出,化做蒸氣。

侯龍濤在美人光滑的背脊上撫摸,把臉緊緊的壓進她的雙乳間,不絕擺佈晃著腦袋,使兩邊的面頰都能享受到柔嫩酥胸的磨擦。

玉倩仰著的螓首胡亂的搖晃,垂下的縷縷青絲跟著狂亂的飄舞著,檀口中發出一陣緊過一陣的咿咿呀呀的歡吟。

令人發狂的快感從小腹中向四肢百骸亂躥著,把憋悶的感覺一掃而空,子宮被圓大的龜頭兒撞得陣陣顫抖,仿佛要被擊碎了一般。狹窄的陰道並沒能一下兒就適應超大號兒的陽物,快速磨擦時還有些隱隱作痛,但比起那一浪高過一浪的性快感,這根本不算什麼。

雖然玉倩眯著眼睛,卻什麼也看不到;雖然她不是聾子,卻什麼也聽不到。她不知道自己的秀足踩在哪裡;她不知道自己的玉手扶在哪裡;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只有一點是很明確的,心愛的男人正在將自己快速的推向美妙的顛峰。

侯龍濤抱著美人柔滑白晰的嬌嫩軀體,一雙色手自是不自禁的上下游走,一會兒撫撫香背,一會兒揉揉酥乳,一會兒又捏捏翹臀,還不顧對方的清純背景,把自己的手指塞進她的小嘴兒裡,讓她又吸又吮。

將美女猥褻了一陣子,侯龍濤突然想起了她美侖美奐的純粉色菊花門,於是就用右手將她的左屁蛋兒像掰盧柑那樣向外掰開,左手的食指按在了她的小肛門上,在它微微張開的時候,一用力,半根手指一下兒突破了擴約肌的阻攔,捅進了緊緊的直腸中。

玉倩在男人身上起落的動作並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但當手指開始在她的屁眼兒中攪動往後,她不休的喊了幾聲兒疼,本來很陶醉的面部表表情中出現了一絲絲的痛苦。

侯龍濤也明白,自己的手指沒經過任何的潤滑,也許真的是把女孩兒嬌嫩的腸道弄得不舒服了。

他想著就要把手指往外抽,可才撤了不到一釐米,手腕兒就被玉倩伸到屁股後面的玉掌握住了,不…不…膝…膝蓋…是…是膝蓋疼…

侯龍濤立刻就領會了女孩兒的精神,她並不是不喜歡被摳後庭,正相反,她還十分受用,喊疼不過是因為膝蓋被竹凳鉻著了。

侯龍濤的小臂架在女孩兒的腿彎下,右手捏著她的臀丘站了起來。

嗯…嗯…玉倩感激的把舌頭送進愛人的口中,隨著男人手臂的顛動,她仍舊可以清晰的感到火燒火燎的熱力從自己下身的小穴眼突入體內,令人神魂顛倒。

侯龍濤轉身把女孩兒放到了上層的竹凳上,將她兩條順滑的小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幾乎把她的身體窩成了半數狀,自己蹲在第一層,雙腿差不多劈成了一字形,用兩個腳尖兒支撐著,左手的手指還是插在她的肛門中,右手揉著她的一顆奶子,繃緊的屁股開始快速的前後移動。

玉前的小嘴兒拼命的張著,但卻發不出聲音來,她的身體又產生了美妙的顫動,子宮頸口被撞開了,一對兒微合的美目中又有晶瑩的水光在閃爍。

男人要是在高潮的時候哭,那叫噁心,美女要是在高潮的時候哭,那可就更是惹人疼愛了。

侯龍濤停住了抽插,只用雞巴在女孩兒的陰道中輕輕挑動,探頭吻著她的香唇,倩MM,你怎麼這麼可愛啊?

濤…濤哥哥…嗯…我…我喘…喘不過氣…氣了…玉倩抬起身,抱著男人的脖子,檀口頂住他的耳朵,聲音嬌媚的要命,但一點兒也不做作,太…太熱了…救我,救我,濤哥哥…

好,好,寶貝兒,什麼都聽我的小寶貝兒的。侯龍濤把女孩兒抱了起來,出了桑拿室,直接來到了女子淋浴室,一腳踩在出水的踏板上。

玉倩本來一直把雙腿盤在男人的屁股上,被溫熱的淋浴一沖,她好像清醒了一點兒,從心上人的身上滑了下來,剛才還由於走路而在她體腔內活動的大肉棒脫了出來,但她並沒有離開,也什麼都沒說,只是抱緊了愛人的身體,閉著眼睛,把臉貼在他的胸口上,輕輕的磨擦,任水流沖刷自己桃紅色的玉肌。

侯龍濤雙膝微微彎曲著,左手還鑲在女孩兒的臀瓣間,右手從她的頭頂往下,愛撫著她濕透的秀髮。

赤裸的戀人無聲的擁抱了一陣,就又開始很激烈的接吻,唇舌相磨的啾啾聲連續不休的響起。

濤哥哥…唔…你欺負…欺負人…嗯…玉倩優雅的墊著小腳丫兒,邊吮著心上人的舌頭,邊支支吾吾的罵著,她已經得到了那種夢寐以求的親密無間的感覺,並且是比想像中的還要美妙千萬倍,但光是這樣還不夠,她還在想念那根會跳的巨炮。

我還要再欺負你,要從後面來,好不好?侯龍濤把被女孩兒肛門內括約肌死死鉗住的指頭拔了出來,雙手溫柔的拍著她圓滑的屁股蛋兒,讓它們在顫抖中產生一波波絕美的漣漪。

玉倩慢慢把身子轉了過去,雙手扶著瓷磚牆面,紅撲撲的臉蛋兒也貼了上去,柳腰壓得低低的,小屁股卻高高的撅了起來,把一套世間難求的完美性器露給了愛人。

她把雙眸緊緊的合上了,長長的睫毛在輕微的顫動,面頰紅得如同初升的朝陽一般,但這並不全是因為性興奮造成的,第一次就要用小狗兒交配的姿勢,她難為情的程度可不是旁人能想像得到的。

侯龍濤把手伸到前面,揉動女孩兒軟乎乎的奶子,還彎腰在她牛奶般細膩的背脊上舔了起來,一直向下,馬上就可以親到她的臀峰了。

濤哥哥…濤哥哥…玉倩難耐的晃動著腰身,她急需心愛男人的陽根將自己填滿,可又不好意思說出口,只能儘量用肢體語言表達自己的表情。

侯龍濤已經和本款美姑娘進行過了最親密的接觸,立即就明白了她的心思,趕忙直起身子,兩手抓住她的臀肉,挺直的肉棒撐開了粉嫩嫩的陰唇,長驅直入,直到兩顆下垂的大睾丸啪的一聲打在了她的陰戶上。

啊…啊…玉倩立馬兒就嬌聲叫了出來,她的腰腿都在發酸發軟,但她卻感覺不到,她只知道自己的子宮在不絕的跳動,那是一種能讓全身神經都迷醉的跳動。

侯龍濤捏著女孩兒斑斕的小屁股,將柔軟的臀肉都揪了起來,他低頭看著臀瓣間微張的小巧屁眼兒、被肏得如同小火山口相同的陰穴,只覺美不勝收,養眼之極,抽插的更加大力了,粗長的大雞巴時深時淺、時快時慢的進出。

玉倩的眼前發花,腦袋裡嗡嗡作響,淚珠兒又不受控制的吧噠吧噠的掉了下來…

就在新人笑時,也有舊人在哭。

月玲本想今晚和如雲來一出兒雙鳳戲的,不承想如雲卻毫無興致,胡亂的摳摸了兩下兒就說身體不舒服,想要休息了。

月玲身為女孩子,本來就比較細心,又加上已經跟了如雲好幾年了,立刻就感覺到了大姐姐的反常。

雲姐,怎麼了?她穿上睡衣,拉住如雲的纖纖玉指,你有什麼心事兒嗎?

他來找過我。如雲坐了起來,光溜溜的上身露出毛巾被外,白嫩的豪乳秀麗挺拔,她低著頭,神色黯然。

他?誰啊?月玲有點兒發懵,她從沒見過這個吒叱風雲的女強人這樣語無倫次的。

方傑。

方…你的前夫!?

嗯。

什麼時候?

今天下午,在辦公室。

我去加油的那會兒?

不是,他來的時候你也在。

嗯?我怎麼不記…啊,阿誰日本人,阿誰長得挺像龍濤的日本人。月玲這才恍然大悟。

不是日本人,就是中國人改了個日本名字。

他要幹什麼?

想請我吃頓飯,敘敘舊。

你沒答應吧?月玲跪了起來,離如雲更近了,表情也稍稍嚴肅了一些。

幹嘛這麼緊張?

你可不克不及應下來,要是讓龍濤知道了,他會生氣的。

哼哼,如雲苦笑了兩聲兒,龍濤沒那麼小氣的,並且我也沒答應。

呼,月玲松了口氣,再見他有什麼感覺啊?



沒感覺?見如雲沒有回答,月玲開始瞎猜了,本來也是,那傢伙是個混蛋,沒感覺是正常的。雲姐?雲姐,怎麼了?雖然臥室裡沒有開燈,但從視窗照進來的月光還是挺明亮的,能清楚的看到有兩顆淚珠兒從如雲低垂的眼簾下滾了出來。

我…我沒能忘記他。如雲抹了一下兒臉,把淚水拭去了,我以為我早就把他拋到九霄雲外了,可我終歸還是不像自己想的那樣灑脫,我還是放不下,今天一見,過去一切的感情又都回來了。

Whatdoyoumeanbyit’sallcomingback?月玲有點兒急了,是不是恨他的感情?

哎,如雲輕歎一聲,扭頭望著窗外的月亮,我不知道。

你在說什麼啊?雲姐,你開玩笑的吧?

不知道,看到他突然有一種隱隱約約的親切感,只是那麼一點點,但足以讓我困惑的了。

有什麼好困惑的?

我突然不克不及確定我和龍濤…是不是是因為我對方傑還不克不及忘懷。

雲姐,你胡說什麼呀!?月玲一下兒竄了起來,雙手握住如雲的香肩,用力的搖動了幾下兒,你瘋了嗎?龍濤溫柔體貼,他簡直把你當成天上的仙子相同的保護崇敬,他為了你,敢跟毛正毅拼命,他為了你,他敢把皇帝拉下馬。阿誰姓方的算什麼東西?負心薄幸,他怎麼配和龍濤相提並論,你還被他傷的不夠嗎?

你今晚去客房睡吧,我想一個人靜靜,好兒好兒想一想。

雲姐,你…月玲噘著嘴蹦下了床,這可是自己第一次被如雲從屋裡轟出去,不禁就有點兒賭氣。

她還年輕,沒有經歷過任何的感情波折,是不可能理解如雲現在複雜錯亂的表情的…

濤哥哥…玉倩抱著戀人的虎腰,把臉貼在他的背上,小舌頭還伸在外面,輕輕的舔著。

侯龍濤側身躺在床上,一臉的苦相兒,讓我轉過身來吧。

不可,不許啊。玉倩伸手在男人的腹肌和胸肌上撫摸著,哼,你怎麼這麼粗壯啊?本來看臉上還斯斯文文的,是個讀書人,誰知道一脫衣服卻像個打手相同。

什麼意思?侯龍濤身子沒動,只把頭向後扭,不滿意啊?

嗯嗯…玉倩一推男人的臉,現在難過也來不及了。

真的後悔了!?侯龍濤猛的翻過身,左小臂撐在女孩兒頭下的枕頭上,右手按在她左邊的床面上,兩條眉毛都擰死了,惡狠狠的盯著她。

有的換嗎?玉倩平躺著,垂著眼簾,噘著小嘴兒,用一根手指在愛人厚實的胸膛上劃著心。

貨一出門,概無退還。

你這是強買強賣啊?

是又怎麼樣?

那就沒辦法了,只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了。

你就認命吧。

哼,玉倩在男人身上打了一下兒,誰讓你轉過身來的?

我想看看你的閉月羞花嘛。

德行,就是不肯意讓你看。

為何啊?哪兒有媳婦兒不讓相公看的?

討厭,人家不好意思嘛。玉倩說著話,臉上還就真的升起了兩朵紅霞,還把身子偎進了男人的懷裡。

哈哈哈,不好意思?剛才在公共場所都那麼有激情,現在回了屋兒倒害羞上了?

壞死了,大色狼,女孩兒不依的扭動著身體,你還敢說,人家把第一次給了你,你也不心疼人家,用那麼大的力氣,一點兒也不溫柔,弄的人家現在還在疼呢,你不懂得憐香惜玉啊?

…侯龍濤沒回答,把美人嬌嫩的身子放平了,俯下上身,輕柔的吸吮起她的香唇,右手慢慢的愛撫著她的身側。

嗯…玉倩的星眸合了起來,這樣接吻對她有絕對的吸引力…

第二天一早,東星的一行人在記者之家工作人員的帶路下,向有十多分鐘車程的懷柔湖景水上樂園進發。

濤哥哥,你想不想當員警?玉倩坐在Benz裡,笑嘻嘻的看著昨晚佔有了自己身體的心上人。

員警?有三個職業不適合我,第一是教師,我會誤人子弟;第二個是醫生,沒病都會被我治出病;第三個就是員警了,會黑白顛倒的。

這麼多的廢話,玉倩白了男人一眼,不想幹就直說好了,拐彎耳抹角兒的,又不是求你做。

什麼職務啊?不會讓我從片兒警開始幹吧?

那當然不克不及了,你可是半個張家人,那天聽我爸跟我哥說,現在有兩個空缺,十一處的處長和十三處的副處長,你想幹哪個?

行嗎?沒有什麼工齡、級別的限制嗎?

對一般人當然有了,你不相同嘛,玉倩伸手挽住男人扶著標的目的盤的胳膊,很甜蜜的把頭靠了過去,你是我未來的老公啊。

嗯,侯龍濤的心裡咯?一下兒,但現在不是考慮的時候,不要了,我還是繼續做我的生意吧。

哼,沒前途。嗨,我剛琢磨過味兒來,你不幹還問那麼多幹什麼,耍我啊?

我給你保舉倆人啊。

什麼人,又是你的伴侶?

嗯,兩個派出所兒的所長,你幫他們一把。

不管,玉倩坐正了,噘嘴看著窗外,那麼不給我面子,還指望我幫你?

侯龍濤微微一笑,把車停在了路邊,探身抱住女孩兒,對著她就是深深一吻,吻得她香甜的津液都順著嘴角兒流出來了。

呼…呼…玉倩一雙媚眼中盡是情意,她把自己口邊的口水抹掉了,在男人的胸口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壞蛋,回家之後,你把他們的名字和職務都寫給我吧。

有了女孩兒這句話,侯龍濤知道寶丁和王剛的升遷之日指日可待了…

到了樂園,玉倩和幾個東星的女職員一起去換衣服,出來時,穿了一件嫩綠色帶白花兒的連身泳裝,雖然沒有昨晚的那套表露,但因為她本身身材出眾,要前有前,要後有後,仍舊是靚麗非常,並且由於她的長相兒更適合這種清秀的裝束,在某種程度上反而更加誘人了。

侯龍濤湊了上去,咬著女孩兒的耳朵,我還擔心你會穿那套三點呢。

那種東西只穿給你一個人看。

真乖,侯龍濤在美人露出泳衣外的小半個屁股蛋兒上捏了捏,這件也標緻的沒話說啊,還裹得這麼緊,下次咱們做愛的時候,你就穿這件,好不好?

去你的,玉倩推開了死皮賴臉的男人,害羞的躲開兩步,討厭。

女人一旦被心愛的人幹過了,以前再怎麼嬌蠻,也會變得粘粘乎乎的,這種情況多多少少在玉倩身上得到了表現。

在樂園的三個多小時裡,女孩兒一直拉著愛人的手,還經常把自己凹凸有致的身體和他緊緊的貼在一起。

侯龍濤自是毫無怨言,樂得和美女親近,抱著她的滋味兒,就像是抱著薛諾、陳曦她們一樣,感覺好極了…

從樂園回來,已經快下午4:00了,侯龍濤把必要的資料留給玉倩後,就要她好兒好兒歇歇。

女孩兒昨晚被上了好幾次,今天又玩兒了很久,還真是累了,再加上一會兒媽媽會來看自己,也就沒強留愛人,但說好了要他星期一來給自己做晚飯吃。

侯龍濤離開後就直奔如雲家,玩兒過了嬌滴滴、水靈靈的小妹妹,是該輪到豐滿性感、成熟圓潤的大姐姐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完









推薦商品: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